utsuki

鲶尾是我老婆,主鲶婶,不接受任何鲶尾的腐向
除此以外超级杂食,乙腐通吃,偶尔可能会产出百合

挂一个叫砚清尘的智障恶棍

惹到我家阿曜肯定不能忍好吗🙄
吃瓜了吃瓜了,奇葩共赏🙂顺便给文案君点赞wwww

说给菊苣听:


有一个人,得罪了圈内外不少人,今天就来挂一挂,此人lofter的id和微博名一样都叫砚清尘,qq昵称叫叶落归尘。她是怎么把梦间集圈搞得鸡飞狗跳的,详情听说。如果你是她的亲友想必会想为她说话,那么你知不知道她背着你都搞了什么恶事?在撕之前,希望大家能把一下几个事件都了解一下再下定论也不迟。


来来来,我们先来吟词一首。


《清平乐·咏砚脏尘》


叶落归尘,耗尽平生脸。超话掀腌臜污水,恨极为何同圈。


斜阳独叉海豹,遥山恰抱大腿。


人面不知心脏,杠铃之中枭雄。


    




    01







首先,我们来说说最近关于梦间集一周年庆典的事。我们的砚清尘菊苣自认为买票来北京挺好,一开始是这样的,结果得知北京不供应特典后公然翻脸,并说:“来北京的都是人傻钱多。”并且还扬言要闹,要闹梦间集官方。Emmm???且不说这件事分明不是官方的锅而是出版社的锅,您带节奏乱喷也就罢了,还嘲讽花钱辛苦来北京的人?众所周知周年庆,大家花钱买票来这里,有很多人都是因为对游戏和角色的爱,怎么这些玩家在您口中就这么一文不值了???




02




之后,感谢不知名小可爱的爆料,先来说说关于砚清尘各种“禁止晒欧”的蛇皮操作。


之前lof上曾经有个妹子搞错海豹定义来了一场所谓的叉海豹运动,砚清尘菊苣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呢,当机立断在lof发了贴声称“我觉得不能晒欧,晒欧也不要打mjj的tag”。


首先这个游戏本身就是抽卡游戏,游戏机制就决定了晒卡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吧。


还怼别的氪金大佬,说自己学生党氪这么多已经很不容易了,怎么,你穷你有理?你非你牛逼?还要别人惯着你吗?“我看到别人晒卡会不舒服你们没有考虑非洲人的感受”这种话谁给菊苣的勇气说出来,梁静茹吗?那按照这个逻辑,别人是不是也能说“我看到别人写AB会不舒服你们没有考虑BA的感受”、“我看到别人画狗会不舒服你们没有考虑猫党的感受”?


再说了别人也不是一发入魂的吧,除了某些恶意跑到抽不到卡的人底下说“哎呀这个很好抽呢我一发浅思就抽到了”的海豹之外,大多数大佬们的卡还不是真金白银氪出来的,敢情儿砚清尘菊苣的钱是钱,别人的钱就是躺在床上从天上掉下来的呢。氪几k几w坠机的大佬也不是没有,哪个跟你一样跳,又跳又酸。还能神奇到说人家氪金也别晒因为你氪金也没出,氪一千和氪一万是同等概念吗?


可能砚清尘菊苣要说了,这是学生党的承受能力,已经很多了,但是玩游戏谁还考虑你家庭背景身世信息啊,你以为全国人口普查吗?再说了mjj学生党玩家本身就很多,学生党氪万的也不是没有,就没见过一个和菊苣一样疯狂自我加戏的。


然而砚清尘菊苣的禁止晒欧还不是说说玩的,人家是动真格的。


菊苣在宝山官群当了个管理,并且当时其他管理员和群主基本A多在少,所以据砚清尘菊苣本人说,管事的就她一个,日常在群里哼哼唧唧自己管群好累好辛苦。


菊苣要是少给自己加一点戏,大家都会不辛苦很多的。严禁群内各种形式的晒欧真是相当地蛇皮操作,最经典的居然是连肝碎片掉了都不能发。角色图鉴下面那行头像里也不能出现五花,肝五也不行,否则一概定为晒欧大帽子先扣上。接下来是不是要游街示众上台批斗复兴某革啊?


肝碎片,掉了,都不能发。否则也是晒欧。


打扰了,打扰了,RBQRBQ。当初还没有连续战斗呢,人家辛辛苦苦自己打出来的,花钱氪的体力,从早肝到晚,人家劳动所得凭什么人家不能晒?就凭你肝碎片不掉?


建议菊苣比起禁止人家晒,还不如自己去敷个美白面膜,说不定还能白一点。群里的姑娘直播肝玄铁,掉碎片记录进度,菊苣还觉得碍着她了,人家掉了三四个碎片,菊苣就忍不住要爆炸了,认为这是晒欧刺激非洲人?


真欧的人玄铁是池子里抽出来的,不氪体力不氪金不肝。还请菊苣不要拿着掉落几率来说事,所有游戏里都存在随机几率的,哪怕玩个单机RPG游戏,宝箱里能开出什么东西有时候也是靠随机代码决定的哦。


不得不说,砚清尘菊苣不愧是写手,脑补和联想能力纯正一流,能从别的妹子肝碎片掉落想到自己抽千丈卷坠机的事情,好厉害哦。(棒读)说自己好非好惨,见不得抽到千丈卷的人,还把头像挂千丈卷的人都删了。


……菊苣这个性格比较合适玩单机游戏,因为没有横向比较。怼人家肝碎片的姑娘晒欧还能bbbb一大通,最后还日常刷一波当管理心好累我不当这个管理了,那菊苣就别当了呗,瞧瞧群里的真氪金大佬都被砚清尘菊苣恶心跑了多少。








03






砚清尘菊苣不让晒欧还不止是在lof和官群,我们再来说说别的。


菊苣曾经是微博mjj超话的小主持人,正常超话主持人是维持超话日常秩序,清理广告和无关信息就好了,菊苣她不是,菊苣就是菊苣,是颜色不一样的霸王fa儿。


砚清尘菊苣在超话疯狂屏蔽和自己意见不合的微博,然后自己倒是发博diss人diss得很开心,多说无益,用图说话。










请砚清尘菊苣统一一下自己的标准,究竟是肝党没人权,还是氪党没人权,还是除了菊苣你之外所有人都应该安静如鸡?一边禁止晒欧,连氪金大佬都不准晒,另一边又diss肝党,一副不氪不是真爱的样子,那请问氪党闭嘴,肝党闭嘴,用什么来支撑游戏,用你说的你那足以支撑起梦间集乙女圈的自信吗?




不说别的,争执的时候滥用权限强迫别人闭嘴,当个权限狗的行为真的非常之low,而菊苣看起来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对此还沾沾自喜呢。




04







再说说微博上其他的事,就拿之前的幼年体倚天幼年体屠龙来说吧。这两个角色是五花,不论是游戏剧情还是原作设定,少年时代的屠龙倚天比成年时代要强是正常的。当然,也无法否认这一设定也让许多玩家觉得不太适应。关于这个大家各怀己见没有问题。


关键在于,每个人既然都有属于自己的看法,那砚清尘菊苣干嘛非得跑到人家评论区底下撕逼,并且态度语气十分不友好,有引战嫌疑








一旦对方跟自己意见相左,反而污蔑对方“带节奏”。这位菊苣,你可是自己到别人家地盘态度恶劣ky的,你还对自己的ky不自知?从这件事上可以充分看出这位太太就爱撕逼,没是非的都能被她整出是是非非来。






后面还有一个例子,事发如此:某群里有人提了一句飞燕,并没有表示腐向的意思,菊苣又坐不住了,表达了她由衷的“恶心”之情。




这个群是乙女向游戏群不假,但是人家只是提一句又不是要搞腐向,治愈那么敏感干什么。首先,提飞燕的人未必就是燕蛇党,人家还可能是蛇燕呢,还可能只是cb向或者就是无意之中提了一句呢,这有什么的。菊苣竟然如此敏感,顿时觉得仿佛吃了苍蝇屎一般:











于是菊苣自认为自己打压了一位燕蛇ky,但事实上连对方是燕蛇/蛇燕/cb还是一不小心中枪都不知道,自认为自己暴打了ky,其实是强行杠精。这还不是结束,后来她甚至索性直接带着她的亲友去人家燕蛇圈太太评论底下杠精去了。




她在墨蛇君太太底下评论,直接抱怨燕蛇党ky乙女群体,指的就是群里这件事,但事实上对方根本未必就是燕蛇党吧。不仅如此,她的亲友还顺带公报私仇,到人家太太评论底下拉仇恨带节奏黑另一个人。这个被黑的人与砚清尘菊苣有什么恩怨我们一无所知,也不感兴趣,但是这样的举动显然惊扰到了别人。这肯定的呀,你怀着恶意到人家评论底下带节奏引仇恨考虑过评论区其他人们感受了吗?你以为所有人都必须得听你牛b哄哄训话带节奏呀?







而还不止是这些。砚清尘菊苣面对其他太太那态度可是很复杂的。比如刚才被她打扰过的墨蛇君太太,砚清尘菊苣可是说过“不喜欢她,觉得她膈应”这样类似的话哦,结果还不是经常跑到人家太太底下去评论围观?既然都膈应了那还围观个啥子哦。








膈应的理由是人家“ky了天鹅座”,可是人家太太又没打天鹅座tag,这也能杠上啊?何况天鹅座官博也转发过人家画的图片,你觉得人家太太很膈应……大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这没什么,但既然膈应,还跑到人家评论底下围观,人家知道其实你这个伪装成小迷妹的人其实是膈应人家的那他该怎么想呀




05


她的事迹可不仅仅至此,接下来我们就来说道说道砚清尘菊苣肆无忌惮的给别的太太泼脏水的事情。接着是君北曜太太,砚清尘菊苣不止一次在各种群里实名diss曜太,只因为过往一点小恩怨。事实上人家别的太太可从不会私底下像她这样带节奏带动别人一起黑,还xjb造谣发表奇葩论点。


·清尘菊苣论点一:北曜太太抱镜渤太太大腿。




首先我们先来看看百度百科上,关于“抱大腿”一词的含义。


抱大腿,是指借助其他人的优势来获得收益的行为,特别指弱者主动去借助强者的优势,大腿往往指在某一领域能力特别突出,或者拥有稀缺资源的对象。也有朋友间相互调侃、自嘲等含义。


1、大腿指强悍的人,有权力,有地位,有文化的人,不是一般的同志.总之是领导级人物。


2、抱大腿有点拍马屁的意思。


3、抱大腿,除了拍马屁外,也有借名人上位的意思。


4、抱大腿是攀附、投靠上级领导的形象说法,文雅一点说就是“攀高枝”“攀龙附凤”。


5、在娱乐圈中,抱大腿是指一些刚刚出道或未出道的艺人依靠其他有一定名气的明星上位,获得名气。这种用法含有贬义


                                        ————《百度百科》


镜渤太太,梦间集原画师之一,画美人佳的好太太一枚。从这一点来看,的确说是大腿也不为过。


但是——


砚清尘菊苣,请睁大您那24k的钛合金眼看清楚了,该词主要是指“弱者主动去借助强者的优势”。那么请问曜太太哪一点,符合该词条所描述的“弱者”一词了?




请问,勤奋高产文画双修的曜太太,本身也算是一条不细的大腿了,她那里符合“弱者”这个条件了?


哦,或许在您眼中,她是个不如您的“弱者”?


或许您认为,虽然曜太太的大腿不细,但镜渤太太的大腿更粗?所以存在抱大腿行为?


好,那我们再来看看抱大腿一词中,所含有的贬义含义。


“拍马屁”“借名人上位”“攀高枝”“攀龙附凤”


这是曜太太和镜渤太太在LOFTER上的互动









请问,两人之间的互动,符合哪一条上述的贬义含义了?


完全是平等主体,朋友之间的正常互动。


这一点,从曜太太的条漫也可以看出来,我们再看看曜太和镜太的微博亲密互动:




    





    恕我直言,您这,莫名其妙说别人抱大腿,是嫉妒地眼红还是怎地


或许您认为,两人的私交,根本就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好?那好,我请问您,您是认识镜渤太太,还是认识曜太太?起码我所知道的,您既不是镜渤太太的朋友,也不是曜太太的朋友,您在既不了解曜太太,也不了解镜渤太太的情况下,有什么资格对二人的交际指手画脚?就凭您自称的“撑起了整个乙女圈”?









恕我直言,您要是撑起了整个梦间集乙女圈,那舒寒太太、北曜太太、长风太太、小黄鸟太太等人就是梦间集乙女圈的神了,而且乙女圈内人品比你好待人比你宽厚的人更是一抓一大把,就您这人品还自诩乙女圈扛把子?挑○工吧。如果您要在这二人的交际中,硬是在字里行间和字缝中,看出来“关系不深”几个字,那么恕我直言,您需要一个好的眼科医生,来好好治一治您那早已被酸腐之气腐蚀的眼球和角膜,或许还需要补习一下九年义务教育的语文,建议从头学起。


既然砚清尘菊苣口口声声说着曜太太抱大腿,那么看起来砚清尘菊苣一定两袖清风孤芳自赏不屑于抱太太们的大腿了,那我们来看看菊苣的举动吧,用菊苣的逻辑来考虑,曜太跟镜渤太太玩,然后平时互动多就是抱大腿,那请菊苣解释一下为什么菊苣您的“告白”就是正儿八经的告白而不是抱大腿呢?






·砚清尘菊苣论点二:圣火毒唯。




好的,我们再次引经据典,来看一下百度百科中“毒唯”一词的含义。




☆毒唯是一个汉语词汇,指偶像团体中的一类粉丝,他们只喜欢团队中的某一个艺人,即“唯”,并且在唯的基础上还有“毒”。他们看不上任何队友,甚至整个团队,喜欢挑刺撕逼,并且用维护偶像的名义,恶意侮辱抹黑其他队友及明星。或对其偶像暧昧之人恶意侮辱抹黑,进行人身攻击。


                                            ————《百度百科》




当然,现在的毒唯一词,已经不再泛指偶像团体了,虽然词语的力度降低了,但这也不意味着,您可以用它来肆意泼曜太太脏水。


首先,先来看看毒唯相关的第一个词义,“喜欢挑刺撕逼”。


我们再来看看曜太太的LOFTER,且不说这几篇撕逼在多达400多粮的粮中只占不到1%,且撕逼的理由都是对方先招惹的曜太太,那么我请问您,曜太太哪里符合“喜欢挑刺撕逼”这一点了?


如果您非要说什么“一个巴掌拍不响”“苍蝇不叮无缝蛋”之类的大清未亡时的言论,那我只能想想是否有办法能把您一巴掌扇回大清了,顺便看看这一个巴掌,打在你的脸上会不会响呢?


其次,我们来看看第二个词义,“以维护偶像的名义,恶意侮辱抹黑其他队友及明星”。


好,暂且先把梦间集的其他角色归为“其他队友”这个范畴,我想请问您,不止吃圣我,还吃虹越,归秋,剑琴,屠倚等其他cp的曜太太,哪里符合对这些“其他队友”的侮辱抹黑了?且毒唯的定义还有一条,便是看不上其他队友,甚至整个团队,那么请问,假如曜太太当真是你口中的“毒唯”,那她还会产这些角色的粮吗?且曜太太在LOFTER中不止一次的表达了对其他角色的喜爱,请问这样的曜太太,究竟是和“毒唯”的哪点沾边了?




最后,我们来看看第三个词义,“对其偶像暧昧之人恶意侮辱抹黑,进行人身攻击。”这个“偶像”,应该指的就是圣火了。毕竟砚清尘菊苣您满口的“圣火毒唯”,那么圣火作为一个游戏角色,有没有暧昧之人呢?


暧昧,即指男女之间态度含糊、不明朗的关系。是一种很特别的男女朋友关系,存在于友情之间,又超然于友情之上。而剧情中,圣火是并没有官配的。既然没有官配,那么这一项“对其偶像暧昧之人恶意侮辱抹黑,进行人身攻击”又从何说起?


如果您要硬说,她不吃有关圣火的其他cp,甚至是cp洁癖,就是符合这一点的话,那么我只想说,cp突出的就是个圈地自萌,你既没有要其他人硬要接受你的道理,也没有允许他人持或不吃某某cp的权利。虽有“已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但您也可曾听过“己所欲,勿施于人”这句话?


综上所述,我是不知道曜太太哪儿碍着您了,惹得您用这种充满贬义的词汇来形容一个素昧平生的人,更别提您那满口有酸又醋的口气,加这么多戏是给谁看?


这可不是唯一一个砚清尘菊苣背面疯狂给别的太太泼脏水的例子哦




06





您以为她到此就消停了吗?NONONO。另外一个写手太太也中枪了。首先大家都知道,砚清尘是乙女太太玩家嘛,不吃腐,那么作为不吃腐(毕竟人家强烈抵制帕帕太太还抵制燕蛇嘛,真是一个人拜把子---你算老几)的“乙女聚聚”,菊苣为何要加入梦间集blcp的无幽群?


我思虑片刻,得出了两个猜想。


1.她抱大腿来的,无幽群里有很多写手画手太太


2.她来伸手


原谅我,毕竟砚清尘菊苣伸手和抱大腿已经是圈内有名,至少我提起她就忍不住给她加一句“伸手白嫖叉海豹,属狗天天抱大腿”,当然我是没有恶意的,因为我们伟大的菊苣担当的起。而在木无群,我证实了第二个猜想。


说来提上那么一嘴,这两个群都是小黄鸟太太的群。砚清尘菊苣可是吃乙女紫无的,她一没产过木无二没说爱吃木无,那她又为何要进鸟太的木无群?更别提作为bl的无幽群了。在鸟太的群里,鸟太正在给群友科普武侠知识,她突然冒泡伸手管鸟太太要资料,手伸的那叫理直气壮哦。太太也直接给她了,当时我们都围观,但是鸟太给她lof发私信资料的时候发现,砚清尘菊苣把鸟太拉黑了。




恕我直言,拉黑别人还有脸待在别人群里,不要脸,还这么理直气壮伸手拿东西,您砚清尘菊苣真真是个妙人儿,然后更骚的操作来了,她拉黑人家鸟太反而被发现后还又手快接触了拉黑了。Lof可从来没有这方面的bug,围观群众也不是瞎的,这分明是“拉黑别人给人家发现才从黑名单撤回去”的嘛。


如果说之前的曜太因为脾气原因和砚清尘不对付我其实能理解,但鸟太对人是很好的,非常温柔耐心,曾经我有些事儿不明白,便腆着脸去找她求教,鸟太太也很温柔地告诉我了,丝毫不会因为我是个小透明而对我冷眼相待。而砚清尘菊苣拉黑太太,一边嫌弃还一边待太太群里视奸,这心肠这是毒蝎造的蛇毒养的肮脏透了吧?




07


各位看官喝口茶歇一歇,那么我们再来说说关于砚清尘菊苣自己抱大腿的事情吧。


对的,砚清尘菊苣抱大腿的对象不仅是梦间集乙女圈的太太们,当然还在努力抱官方人员的大腿啦。抱没抱成功我们不是很清楚,但是就砚清尘菊苣在公群自爆说和官博小哥关系十分亲密这一点来说,啧啧啧,透过屏幕传来的优越感,我和官博关系很好哦你们羡慕吗。


官博叫我尘尘呢,我和官博聊天超开心的,你们快来吹捧我呀~


砚清尘菊苣,靠着这种手段被不明真相的路人喊“大佬”是不是内心暗爽啊?


还声称对官博要一直骚扰,一直骚扰官博总会回复的,这和菊苣您各种在官博的评论里喷的样子可完全不一样啊,怎么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当了**还想立**?一边吹嘘之前自己和官博关系多好多好,一边喷官博,一边还在群里假惺惺地跟大家伙说“虽然我喷,但是对官方我说话还是很客气的”。


您的戏能和您的粉丝一样少点吗?官博听到怕是要哭晕在厕所了哦?











【总结】


古话说得好: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我想请问这位砚清尘菊苣,在您肆无忌惮说出那些言论、做出那些事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有今天。


那些平白无故被你diss一通的无辜路人,那些仅仅因为说了几句不顺你心意的话就被你追着怼,这些人大多与你素昧平生甚至毫不认知,就因为这种鸡毛蒜皮的事被你在网络上中伤,你有没有想过她们会伤心难过。


你说你讨厌别的太太,因为她“撕”过你,所以你后来在各个场合一个劲儿诋毁她。


你可还记得太太怼你的原因?因为自己抽卡坠机所以不允许任何人晒卡、连肝卡掉碎片都不行,因为您不高兴。笑掉大牙,感情你有错在先还不许别人指责了吗。这件事真怪不得太太,再说了撕您的不止她一个,就算没有她,你以为就没人撕你了吗?


再说了,一个人对你不好,你就能把这股不满发泄到别人身上了吗?请问宇宙是围绕你转的吗,逮人就撕又是哪块天赋你的神权?


官方小说不合你口味,你就在小说官群对着作者大骂特骂,停更后还沾沾自喜,请问你高兴什么呢?是,官方小说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那也不至于骂的那么难听吧?嫉妒心理作祟,你就擅用职权把超话和官群搞得乌烟瘴气,你自称职权狗看样子还有点自知之明;您曾经热切追捧过的画师蛋糕太太因为翻车翻脸不认人,那股恨不得撕出血的劲儿和以前“太太好棒爱您打call”的样子判若两人;别的写手被您拉黑,被人发现后又狡辩,甚至还若无其事待在某群接着向这位太太伸手要资料;最后,也是我觉得最不可思议的一点,您,何以得出“我撑起乙女圈”的言论。


就算是公认的大神也不至于这样狂妄自大,请问你又是哪来的自信?你也配讲这句话?梦间集乙女圈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能吊打你的大有人在。


“别人为什么讨厌你,你为什么不能从你身上找找原因?”我曾经很不认同这句话,直到认识您这位大神。


如果个别人不喜欢你,那或许是气场不和;而一群人讨厌你,你就必须自我反省。毕竟放眼整个圈子再没有你这样的戏精,可没人逼你惹是生非啊。


您可别说这是网络暴力,因为这一切,


都是您自找的







最后艾特一下惨遭中枪的几位太太们,打扰了。 @兴欣网吧   @墨蛇君  @圣火夫人君北曜_cp洁癖  @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当然还有主人公。 @砚清尘 

居然抽到了蓝蓝的清光wwww

忍者七瀬瀬瀬♪:

之前因為增田的事件要抽清光的~終於抽出來了~

幸運兒是 @utsuki !! 

恭喜賀喜~~~

可以評論下跟我說你想要手繪還是電繪的 : P

本子到手!成功get月月的签绘嘿嘿🌚🌚
@ゆう月 

【鲶婶】双生日

文前预警;

*本文cp为鲶尾藤四郎×女审神者

*可能会有一点轻微的姐妹百合向

*说是鲶婶文实际上鲶尾是在最后才出现的…..

*婶有名字和外貌设定

*自己给自己割的生日腿肉

*欢迎捉虫

*禁止ky

如都能接受,请继续往下拉

 

 

 

 

 

 

 

 

 

 

 

 

1.

阴阳师世家的相泽家有一对姐妹,除了外表之外,没有任何相似之处的双胞胎姐妹。

是的,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姐姐是家中实力出众的“天才”,而妹妹只是资质平庸的半吊子。

姐姐永远是那样的活泼开朗,似乎从没有能让她低沉的事情,而妹妹永远都是那样的文静沉默,似乎从没有能让她生气的事情。

姐姐不只是灵力,其他事情也样样出色,而妹妹既没有强大的灵力,也不擅长别的事情。

妹妹从不理解姐姐为什么会在生日的时候那么开心,是因为美食?还是因为礼物?还是因为今天终于有机会可以从繁忙的课业中解脱出来了?

姐姐也不理解为什么妹妹会在生日的时候不开心,明明有大蛋糕,有好多礼物,还可以无所顾忌的玩上一整天,最重要的是,今天是……

嘘,这个可不能说。

毕竟这是姐姐,一个重要的小秘密啊。

就这样,双胞胎迎来了十二岁的生日。

 

2.

和往常的生日一样,今天妹妹也是被姐姐叫起来的。从她有记忆开始,每年的生日都是姐姐叫自己起来的,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姐姐会有这么个习惯。

洗漱完后,妹妹便被姐姐拉到了镜子前面开始打扮,等她回过神时,两个一模一样的少女,出现在了镜子中。空色的底色,桔梗的纹样,背后的太鼓结,没有一点不是一样的。当她转过身和姐姐正面相对的时候,也有一瞬间产生了自己还在照镜子的错觉。

她不明白,为什么姐姐会选这件颜色的和服?

的确,这件振袖无论是颜色还是纹样,都很适合她,也是她所喜欢的,但却完全不是姐姐的胃口。姐姐偏爱的,使更明亮温暖的色彩,而不是这样冷冷清清的色调。

为什么不穿自己喜欢的颜色,而是要和自己穿成一样的呢?

姐姐有些时候做的很多事,很多选择,都是她所不明白的。

是因为自己还是小孩子吗?

可姐姐,也一样是小孩子啊。

 

3.

大厅里如往常一样,聚集了很多大人,明明是双胞胎的生日会,却似乎有些喧宾夺主,变成了大人们觥筹交错,衣衫鬓影的舞台。

而她们,正一左一右的坐在父母身边,看着一个又一个认识或不认识的大人,和父母敬酒,随后和自己打招呼,再说起自己买的礼物,希望这对双胞胎可以喜欢。

自己?

他们想要打招呼的人,真的是自己吗?

妹妹时不时地会这样想。

自己的名字,和姐姐的名字,明明就是音同字不同而已。

其实也能区分开,但谁会费心去这样做呢?

其实妹妹是明白的,家中的长辈也好,兄姐也好,甚至是那些叔叔婶婶,他们的眼中,都看不到自己。

他们很少有人注视过自己,就算四目相对,也带着探究的目光,在仔细思考面前的小女孩究竟是双胞胎中的哪一个,一旦得出结论,便会头也不回的离去。

她也明白,其实父母并非不疼爱自己,但那份疼爱,比起姐姐,要单薄得多了。而自己和姐姐同时出现时,她就连那份单薄得多的目光,也无法得到了。

【我是不被需要的人呢。】

【大家看着的,所注视着的,永远只有姐姐。】

她也知道,这一切都是姐姐所带来的,但她看到姐姐时,心里却是那样的迷茫。

【我讨厌姐姐吗?】

她不知道。

【我喜欢姐姐吗?】

她不知道。

 

4.

终于,父母下了特赦令,两个人可以不用那么一板一眼的坐着了,姐姐兴奋地站了起来,而她起身时,却因为腿早就麻了,不得不又坐了回去,等再想起身时,看到的是姐姐伸在自己面前的手。

“走吧,我拉着你。”

对了,这也是姐姐的一个习惯,无论去到哪里,只要是两个人一起,她永远都会拉着自己的手,永远都是走在前面。

然而两个人并没有走多远,就被几个似乎是喝醉了的大人给挤散了,她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只能出了大厅,在有些像迷宫的廊下胡乱寻找着姐姐,就在这时,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不……或者说,是姐姐的名字。

那是几个大人的声音呢?她记不清了,只记得那些人口中翻来倒去的姐姐的名字,还有时不时被提及的自己的名字。

的确是有人能区分清的啊。但她想要的,不是在这种时候。

“凌羽小姐真是出色啊……”

“是啊,那庞大的灵力隔了那么远居然都能感受到!”

“虽然凌羽小姐还小,但肯定是下一代的家主了……”

“可惜了,凌叶小姐明明和凌羽小姐是双胞胎,为什么也没有同样强大的灵力呢?”

“是啊......听说不仅仅是灵力,就连别的也根本比不上凌羽小姐分毫……”

“两个人相同的也只有相貌了吧?”

“如果不是双胞胎,而是只有凌羽小姐一个人的话,想必会更出色的吧?”

“是啊,明明只是二分之一就已经如此出色了,如果真的是一个人的话,想必……”

最终,那些纷纷杂杂的大人声音,变成了一句话。

“如果凌叶不在的话就好了。”

【如果你消失的话就好了。】

她在想,为什么呢?

为什么大人们想要自己消失呢?

自己没有做什么坏事啊?

就算比不上姐姐,可自己也有每天在努力的学习,阴阳术也好,别的也好,自己已经尽全力去学习了啊?

可是……为什么呢?

小小的少女,不理解大人们的话,但话语中所透出的冷意,却让她在这个初夏的日子,感觉不到一丝温度。

不……也许是有温度的。

温度来自于自己被握住的右手,那只和自己一样小小的手,紧紧地抓住了自己。

“…….姐姐?”

她…..有听到那些大人们在说什么吗?

“找了你好久,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走吧。”

“.…..去哪儿?”

这是她的家,她本来哪里都可以去的。

可是现在她只觉得,哪里都去不了。

自己的容身之所,哪里都没有。

 

5.

姐姐没说什么,只是拉紧了她的手,少见的沉默了。她也记不清姐姐是怎样走的,七拐八拐,有时在庭院,有时在廊下,有时又穿过了房间,等姐姐终于停下来的时候,她才发现,这是自己从没来过的一个地方。

似乎是一个小小的山头,目之所及没有房屋,只有大片大片的绿色,染着一点点阳光的金。她只是瞟了一眼便收回目光,她更在意的,是刚才的对话。

姐姐有听到吗?

她听到了多少呢?

果然,姐姐也觉得,自己是个不应该存在的人吗?

“不是的。”

当听到回应时,她才发现,自己竟然把刚才那句话说出了口。

“那些人说的话,你不用理会。”姐姐的神情是少有的严肃,嘴唇抿得紧紧的,“敢妄议相泽家本家的人,也该和父亲说说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来往的。”

“.……不用了,姐姐。”

她拉了拉姐姐的衣角,语气淡淡的,但手却微微的有点发抖,

“本来他们说的,就是事实啊…….”

“如果没有我的话,说不定,说不定……”

此时自己的心情究竟是怎样的呢?应该是希望姐姐肯定自己说的话吧,但为什么又有那么一点点…….希望姐姐反驳自己呢?

“.…..没有如果。”

“.…..欸?”

姐姐回过了头,和自己一样的金色眼睛直直的注视着自己,澄澈的目光中透露着坚定,这是她第一次,在别人的眼睛中看见自己的样子。

“没有如果,也没有假设,就算他们再怎么如果,再怎么假设,也不可能改变我们是两个人的这个事实,”姐姐伸出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她,“我是凌羽,你是凌叶,本来就是不同的两个人。这是事实,而且是一辈子都不可能改变的。”

她发现,姐姐在念出两人名字的时候,特意用了两种不同的念法。

明明是和刚才那些人一样的做法,可是不同于廊下传来的冷意,姐姐念出她的名字的时候,传达给她的,却是种别样的温暖。

“.…..可我,真的还有必要存在吗?明明大家看到的只有你而已…….只有凌羽…….爸妈也好,爷爷也好,哥哥姐姐也好…….他们从来都看不见我啊…….”

“就算我再努力,也是徒劳的……我们的确是两个人,是双胞胎……可你知道吗,姐姐,我有时候也在想……”

“为什么,我没有办法变成你呢?”

【啊,完蛋了。】

【全都说出来了。】

她在话出口的那一刻,就已经后悔了。

也许姐姐也没想到,一向沉默的自己会说这样的话吧。

可是看着姐姐的眼神,感受到她传达给自己的温暖,明明是想抓住的……

可是不自觉的,就想再任性一点啊……

“你是不可能变成我的。”

意料之中的话。

【啊…..果然。】

【我大概,又被讨厌了吧?】

“.…..你是笨蛋吗?”

【….欸?】

意料之外的反应。

抬头看向姐姐时,只见她突然凑了过来,然后用额头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个头槌。

“痛!!”

“你要是想着变成我,那不是正好顺了那些混蛋的意了?”姐姐揉了揉自己有些红肿的额头,竖起眉毛恶狠狠地瞪着她,但眼角泛出的泪花却让这个表情变得有些可爱,“说什么想要变成我的蠢话啊!要是你真的变成我了,那我们是双胞胎这件事,还有什么意义?”

“而且……”姐姐抹掉了眼角因为疼痛泛出的泪水,用罕见的正经表情看着自己,虽然那严肃的表情在一个小女孩的脸上实在是有些不合适。

手上一暖,是姐姐拉住了她的手。等她抬起头和姐姐四目相对的时候,姐姐勾起嘴角,抿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那是她从未见过的温暖笑容。

“你要记住,凌叶。”

“就算爸妈看不到你,哥哥姐姐看不到你,爷爷看不到你,都没有关系,只要我看得到你,就足够了。”

她发现自己有些颤抖了,眸中涌起淡淡的水雾。

“.…..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唯一的妹妹,我最宝贵的妹妹。”

“知道我为什么每次过生日都那么开心吗?因为我很感谢今天,不仅给了我生命,还给了我一个这么可爱的妹妹。”

是啊,自己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发现呢?

注视着自己的人,并不是没有啊。

是,她不喜欢姐姐,不讨厌姐姐,那是带着浓浓憧憬的,对姐姐的——

【爱。】

 

6.

“啊啊,光顾着说话了,差点忘了我拉你是来干嘛的!”姐姐有些烦躁的挠了挠头,随即拉着她眺望起了远方,“这可是我发现的,难得一见的美景呢!”

此时已是黄昏,将落未落的夕阳有着与白日不同的血色,周围是大朵大朵的火烧云,像是被点燃了一般燃烧在金碧辉煌的天空中,脚下连绵起伏的绿意也不是纯粹的绿了,而是被夕阳渡上了浓墨重彩的金和淡淡的红。她从未想过,被称为逢魔之时的时刻,原来是这样的绚丽,这样的流光溢彩。

“你知道,有什么从外表区分我们的,最方便的方法吗?”

“.….不知道,是什么?”

“那就是看眼睛。”姐姐将手指比在自己的的金色瞳仁下,“金色的眼睛是相泽家本家的象征,可你知道吗,就算是金色,也是有不同的金色的。”

“有吗…..我怎么看不出来……”

姐姐叹了口气,直接凑了上去,和她额头相抵。

她吓了一跳,但随即发现,自己从来没有在这么近的距离内,观察过姐姐的眼睛。

本来以为是纯粹的金色,现在离得近了,才发现,那并不是纯粹的金,似乎还有些别的什么。

像是火焰在其下燃烧的,淡淡的红。

在哪里见过呢?这种颜色…….

“.…..火烧云。”

那是火烧云的颜色。

“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姐姐问她。

“.……什么?”

“是嫩芽的颜色哦。在阳光下努力生长的,小小嫩芽。”

那其后发生了什么呢?她有些记忆模糊了,只记得两个人因为突然不见了踪影,让家里的人一阵着急,回去以后父亲的脸都是黑的,但终究因为今天是两个人的生日,所以没太追究。

在那之后,自己好像就没那么排斥生日了。

因为知道了,自己是被人所注视着的。

哪怕只有一个人也好。

 

7.

“凌~叶!”

不用转头,也知道身后突然扑上来抱住自己的少年是谁。少女叹了口气,搁下了手中的笔,侧头看向少年。

“阿鲶……我不是说过不要在我工作的时候扑过来吗……”

“可我想知道,你今年的生日想怎么过啊。”

鲶尾亲了亲少女的脸颊,满意的看到少女白皙的面容迅速蹿红,不由得凑的更近了些,“而且,这也是我们在一起以后,你的第一个生日啊。”

【第一个……吗】

她也没想到,原本只是为了逃避才做的审神者,居然成了自己的本业。

而这里,更是比相泽家更要得到她认可的“家”。

不只是因为这里有他。更有着她视若家人的付丧神们。

自己终于不是一个人了。

终于有地方,需要自己了。

终于有人,除了姐姐以外的人,可以好好的注视着自己了。

“你们看着弄吧,我不太擅长这些事呢。”她最终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又开始继续书写刚才的信件,在等待墨迹干透的时候,从抽屉里掏出一张纸符,折成了小纸鹤的样子,随即轻轻放在了已经折叠好的书信上。

纸鹤连着书信,变成了白鸽的模样,朝着窗外飞去。

“又是给姐姐的信?”

“是啊。”

姐姐在两年前,毅然决然的抛弃了家族的继承权,破门而出的成了自由阴阳师,而今更是天南海北的四处游荡,和自己除了书信联络外,基本上是很少才能见上一面。

而自己在姐姐离家的一年以后,因为受不了家里的气氛,才跑出来当了审神者。

“走吧,去庭院里,看看有什么可以布置的。”

少年拉着她的手走向屋外,她轻轻回握住了少年,而少年却像得寸进尺一般,一根一根掰开她的手指,将两人原本简单拉着的手变成了十指相缠。

从屋门,到楼梯,再到廊下,少女一个晃神,仿佛又回到了十二岁时的生日,那时拉着自己的是姐姐,而现在,是他。

不同的是时间与人,而相同的,是拉着自己的,都是自己最重要的人。

最爱的姐姐。

最爱的恋人。

今天一如既往地是个好天气,万叶樱的旁边是大朵大朵的火烧云,好像整棵树都要被点燃了一样。

好像那天一样。

 

8.

【致我那不知道在哪里游荡的老姐】

【……审神者的工作依旧是忙碌又充实的,我现在也是可以独当一面的优秀审神者了哦。】

【…….阿鲶最近又犯蠢了,都跟他说过多少次了不要乱扔马粪!结果这次扔到我刚晒的被子上了,作为惩罚,我直接把他丢回粟田口家的房间了。】

【…….爸妈和爷爷都给我寄信问我知不知道你在哪儿,我猜你这两年根本就没回去过吧,不过也好……毕竟我也不怎么回家了……】

【……】

【寄过去的时候刚好是我们的生日,不知道你拿到的时候是又过了几天呢?但无论如何,姐姐,不,凌羽…….】

【生日快乐。】

【相泽凌叶】


好看好看!!!!吹爆蓝蓝!!!!

忍者七瀬瀬瀬♪:

用了偷懶上色法 (x

P1  @来自泡泡星的某只泡泡 家

P2  @utsuki 家 

为月月扩一发!!超级好吃的魔女集会paro安婶不来一本嘛!!!

ゆう月:

【CP22本宣】

大和守安定乙女向新刊&既刊二刷再贩

新刊《Faerie-魔女の森》CP22首发
作者:夕月 
封面:源氏的呆毛 @源氏的呆毛不关窗不改名 
Guest:奕川 @奕川 /七濑蓝 @忍者七瀬瀬瀬♪ 
排版/宣图:沉砚 @沉砚。 
更多详情请见宣图
通贩预售地址点我

既刊《说谎家》二刷再贩
作者:夕月 
封面:nineo @メイプル 
Guest:奕川 @奕川 /丞/源氏的呆毛 @源氏的呆毛不关窗不改名 
特典:奕川/LAN.C @石切118循环削:D 
排版:朔间葵
更多详情请见宣图
通贩地址

此外转发本宣微博可参加转发抽奖 微博地址点我
CP22两天都参,专区:刀装-出阵!,摊位名:江南重宝厂
摊位号出之后会第一时间通知,敬请期待~

【一宣】+【印调】鹤丸国永乙女向个人短篇集《風物詩》

给群里的太太扩散一发!

鹤野:








具体信息见P1,试阅见P2,更多试阅请走本lof
封面感谢 @Ns.跳入了岩融沼 太太ヽ( ̄▽ ̄)ノ

印量调查→这里
本子上海cp22首发,网络预售不可场取,请有意愿购买的小伙伴自主选择购买方式~


预售大约下月初开


合掌感谢每一位扩散的旁友_(:з」∠)_请大家,都来买我的火柴吧〒▽〒

想要!!!

麻烦:

为了伟大的文手越倦小天使,麻烦要打广告了!
不嫌弃的话,这里想从转发的人中抽两位,给你写的自家孩子的文段画成小漫画!(就是文转漫之类的!)

糖醋越倦:

安艾个人志《Only》本宣.


-参本阵容-

主笔:越倦

封面:啾啾 @堡堡茄 

页插:麻烦 @麻烦 

G图:川海 @足 

G文:肉 @HANNARI 原深 @近水遥山 

特点组:

明信片三张。挂件一个。详情见本宣大图。


-寄售代理-

店家/本宣制作/印刷:鲸鱼组 @鲸鱼组 

非常感谢!


开本大小:A5

预售价格:70R

收录字数:9W

收录文章目录——可戳进查看本内详情.


预售时间:

4月14日晚20:00


感谢你看到这里!期待你的购买[喂!

本子最后的FT部分会收录我对安艾的个人见解和写作心得。

他们真的太好了。